高端访谈||安徽明光酒业刘邦:做白酒行业的实干派

  • 2018-10-24 11:21
  • 点击量36309
  • 视频来源:糖酒快讯

2018年秋季糖酒会今日开幕,各大展区场面火爆,在长沙市君悦酒店五楼,一场智者的论辩正在进行当中。“尖端人物高峰会,焦点话题便论坛”,看参展企业大佬“橘子洲头,挥斥方遒”。

10月21日下午,安徽明光酒业销售公司总经理刘邦来到高端访谈现场,接受《新食品》、糖酒快讯和一点资讯的联袂采访。

安徽明光酒业实际上是作为安徽的一个老牌的国营企业,曾经有过很辉煌的一段历史,在市场的调整的过程当中,有稍落后于市场的一些步伐。

刘邦表示:“2015年以后,企业完成了股改,股权的实现。使企业进入非常良性的发展阶段,改革的过程中当然出现了阵痛,但是我们没有阵痛可能就没有发展。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在开发的产品的过多的情况下,其实是在稀释我们的品牌。”

据刘邦介绍:“最终确定取消所有的开发产品,定位出整个几大系列产品。第一个是‘明绿’系列产品,是公司的中高端产品。第二个是‘老明光’这样系列产品,定位中档。第三个就是中低档的‘明光’系列。从产品上进行一个聚焦和整合。”

当前的白酒市场趋于稳定,新产品想占领市场,都需要付诸“实干精神”。由于近年来调整升级,明光酒业已经连续多年达到了30%以上的高增速。在复刻“大江南北走一走,好喝都是明光酒”的经典的道路上,明光酒业选择定位在光瓶酒这个市场,也确实体现了明光的实干精神。

主持人:杜强

受访嘉宾:刘邦

文字记者:李一卓  舒小平  付双祺  

摄录记者:沈桂林  

视频剪辑:袁作财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这里是由《新食品》杂志社,糖酒快讯网以及一点资讯联合推出的极致相约高端访谈的一个栏目。那今天呢,我们有幸的请到了安徽明光酒业销售公司的总经理刘邦先生。刘总你好。

刘邦:你好。

主持人:是这样的,我们先给大家介绍一下安徽明光酒业的一个大致的情况,安徽明光酒业实际上是作为安徽的一个老牌的国营企业,到后面有一个专制的过程应该是。它其实曾经有过很辉煌的一段历史,中间有过在市场的调整的过程当中,可能有稍落后于市场的一些步伐,但在近年来又取得了一个高速的增长,每年其实是优于行业的平均增长水平,至少在同一梯队里面,它已经连续多年达到了一个30%以上的增长速度。

那其实这当中,我觉得第一个对行业来说,老牌区域品牌的复兴,它是一个很好的话题我们去讨论。另外这背后隐藏的东西,我知道它的困难其实是很大的,我们又是如何做到的。所以今天我们的刘总,会为我们一一的来做一个解答。

首先我是了解到一个信息,在今年是适逢改革开放40周年,然后我们安徽明光酒业实际上所处的地方,离我们的一个改革开放,农村改革开放的第一个地方,做大包干的凤阳县它是非常近的,相距可能只有20公里。

而这一次我们与这个时代相迎合,我们也推出了一个新的产品,叫“大包干”。所以在这里我想请问一下刘总,我们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把这个产品在今年来做一个推出?

刘邦:首先呢,我要介绍一下安徽的明光酒业。

主持人:好。

刘邦:因为明光酒业在安徽也是一个老酒企业。是1949年建厂的,是与共和国同龄。

主持人:同岁。

刘邦:同岁的。这个企业这么多年也经历过风风雨雨,在发展的整个过程当中,我把它归纳为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就是在2005年之前,就是国有企业的这样一个性质。在国有企业的时间呢,特别是在80年代和90年代的这个时候,那么在安徽呢,有“古老大,明老二”。

主持人:对。

刘邦:在安徽一度排名第二位。当时的传播语叫“大江南北走一走,好喝都是明光酒。”“一杯老明光,几代不了情。”

主持人:当时那如果是这样的状态,那就意味着安徽的全部的一个地势,包括周边都有覆盖到我们的产品?

刘邦:是的。

主持人:那品牌渗透率,就是基础还是很厚的。

刘邦:是的。实际上它在行业内,在消费者心目中的这种口碑还是非常好。这是第一个阶段,就是在2005年以前。

第二个阶段,就在2005年到2015年这个十年。这个十年可能也是白酒发展的黄金十年。

主持人:有黄金十年,其实也有一个深度的调整期。

刘邦:对,有一个深度的调整期。但是期间在改制的一个过程当中呢,可能经历了一些波折,实际上整个企业的发展不够太理想。这是第二个阶段。

第三个阶段,就是在2015年以后了。企业对于我们的整个股权的股改正式的完成。

主持人:那就相当于我们组织的活力,市场的活力,渠道的活力都完全的被激活了。

刘邦:是的。2015年以后呢,我们企业完成了股改,股权的这种实现。所以企业进入非常良性的发展阶段,那么在近三年来整个发展当中我们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个我们重新梳理了我们整个产品结构,我们把以前的所有开发产品全部砍掉,就是每年有近两百万箱这样一个开发产品,全部砍掉。

主持人:那这样的话其实有一个阵痛,我们还是要丢失一部分市场。

刘邦:我们没有阵痛可能就没有发展。因为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如果说开发的产品的过多的情况下,其实是在稀释我们这样一个品牌。

主持人:有一点那种就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

刘邦:对。

主持人:很好的慷慨的一个气概。

刘邦:对,实际上我们经过企业的讨论以后,最终确定取消我们所有的开发产品,定位出我们整个几大系列产品。

第一个就是我们“明绿”系列产品,那就是公司的中高端产品。

第二个就是我们“老明光”这样系列产品,是中档。

第三个就是我们中低档这样一些“明光”系列。

从产品上我们进行一个聚焦和整合。

第二个从区域上来看,我们这几年也是进行了一个深度的这样一个调整。就是要夯实我们根据地市场,通过近两年多这样一个发展,我们根据地市场已经有了两个过亿的这样一个市场。

主持人:两个过亿。

刘邦:对,就是我们的明光。

主持人:这个市场是以地市为单位还是以县级市场?

刘邦:以县级市。

主持人:那这个很厉害。

刘邦:明光是今年已经突破了1.5个亿,我们滁州市区已经过亿了。

主持人:这里有必要交代一句,虽然他说的是明光市,其实它是一个县级市,它跟地级市是有区别的。

刘邦:对,我们整个滁州大的地级市我们已经做了三个多亿了。所以这两年我们也通过把我们的根据地市场进行了一些夯实,那么从2018年以后,我们要全省进行布局。

刚才你说的“大包干”这个产品,为什么这样推出呢?我们是基于两点考虑。

主持人:两点。

刘邦:第一个就是我们公司目前销售的这样一个产品结构,80%以上都是以中高价位为主。企业要想走的更稳健一些。

主持人:底盘也要稳。

刘邦:对,底盘也要稳。就是要一高一低这样一个战略,这是第一个基于这样的考虑。

第二个,为什么这次我们推出来光明又叫“大包干”呢?因为大家知道整个小岗村是中国农村改革开放的这样一个发源地,他是在我们安徽。

那么小岗村距离我们明光酒厂就20多公里这样一个距离,我们也借助这样一个,今年又是改革开放40周年。所以我们借助这样一个机会和这样一个时间节点,也向我们整个改革开放40周年,整个国家取得这样一个业绩等于献一个礼。

主持人:献礼。

刘邦:对,我们是推出了我们大包干这样一个产品。

主持人:实际上他也是很好的一个精神的一个。

刘邦:是,那么“大包干”,为什么我们叫“大包干”呢?其实大家知道,农村改革开放的发源地,小岗村。当初它的这种改革精神,其实叫敢作敢当,敢为天下先。

主持人:其实我看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的精神应该还有一个层面,不怕困难。当时是遇到很多阻力的,舆论的阻力、上层的阻力,包括政策的不明确。但是还是敢把这个东西做出来。

刘邦:对,就是敢想敢干,敢为人先的这种大包干精神。其实我们推广这个“大包干”呢,与其说它是一种产品,更不如说它是一种时代的精神。

再加上我们现代习主席,习大大。推出的“我们要撸起袖子加油干”“我们的幸福是奋斗出来的”。其实呢都是一种实干的这种精神,其实我们基于这两年考虑,我们推出来我们这样一个光瓶的“大包干”这样一个产品。那对于它的规划来看,我们的定位就是立足于安徽,向我们的周边省份眼神。就是我们的江苏、河南、京津冀、山东等等这一代延伸。

主持人:那这当中其实就,我就感觉你把很多问题就给摊开了。因为我们明光其实现在相对来说它还是一个局限于本土的,区域性的一个品牌。那我们现在想做全省也好,换区域化这样一个品牌也好,那我们首先打出的一个方法,就是我们通过大包干这个产品,来拉开这个市场,来渗透这个市场。所以我就感觉到,这可能就是我们作为企业来讲,我们做的区域品牌复兴考虑的一个战略。

其实我下面就很想问到,我们这个区域品牌复兴下面,我们有怎样具体的一个措施?


刘邦:为了这样一个产品我们公司定位的呢,虽然说是一个光瓶产品。但是我们公司是定位是一个我们公司的一个战略性产品,为了这样一个战略性产品,我们今年也特意和我们在行业内知名的这样一个咨询机构叫北京的卓鹏战略进行合作。来对我们这个“大包干”这个品牌进行全程的咨询和策划,这是第一个是我们重视的这样的体现。

第二个,我想对于这个产品有几点。对于品质上我们一定要做出来我们高质量的这样一种品质。然后我们整个品牌的这样一个概念要清晰,其次要对我们消费者的诉求我们要明确。然后对于我们这种IP话,包括我们这种文创化,我们要可持续性的,不断的去创新、发展。

主持人:那就等于还是抓住了市场消费者的一个具体的一个诉求来开始设计这个产品。

刘邦:是的。其实我们大概今天已经聊到了这两个话题,最后我还是想问一下,我们不得不承认,在安徽来说现在明光酒业,虽然我们有着很好的品牌基础,包括很好的一个历史。但是我们其实也面临着很强大的对手,这个对手我们不得不说,中高端古井也好,迎驾也好,包括口子也好。对于我们的一个挤压,包括态势其实永远还是很大的。我知道,安徽可能10块钱就能形成一个价格带,那在低端的话,可能就更明显了。这两年又出现一个风投,比如说江小白也在这,包括牛栏山对安徽的渗透也非常的强。我估计我们算已经有了这个胆识,也有了这个勇气,包括这个想法我们也去做,那具体呢?我们有没有想好怎么去面对这份压力?

刘邦:这个光瓶性酒呢,大家知道,在安徽是一个产酒大省,也是一个消费大省。那么在全国的白酒上市公司当中,安徽占了四家。但是从这么多年整个发展来看呢,安徽的各个企业的这种光瓶酒,可以说都没有系统的去运营。

主持人:可能有的就是他们自己战略上的不重视。

刘邦:对,大家可能对于这两年的消费升级大家都在去抓中高端这样一个产品,实际上对光瓶的,可能大家第一个是没有重视,第二个没有系统的去运营,我想这也是我们运作安徽市场这样一个机会点吧。

主持人:对,那留下这样一个空白市场,所以我就最后有一个问题想问到刘总。是这样的,我们有没有一个很明确的,比如说我三年当中达到什么目标,五年达到什么目标,今年方不方便透露一下?

刘邦:我们公司,制定出来初步的三年这样一个对“大包干”这样一个战略的目标,那么我们力争三年的时间能突破八千万到一个亿,就是“大包干”这样系列的一个产品,大概是这样一个情况。

主持人:谢谢刘总今天做客我们的高端访谈间。

刘邦:谢谢。